Sokoły.

我谁啊

猎鹰滚出老福特(耶)

不能这样说,因为是我自己主动离开的

从2023/2.3开始不再在lofter上发布任何事物

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的创作者

反正离开时是这样在我预料之中啦(笑)

经常发一些不适合这个软件初衷的文字

如果有些话让你在当时感到不适

非常抱歉

非常抱歉

真的非常抱歉

(以后不会发了,耶!我很快乐!)


下个学期要联考,所以学业为重啦!

等上了高中啊,我要把精力主要放在数学上力()因为数学是我最弱的一门学科,而且已经毕竟想好自己要选全文了,文科学习可能对我来说算是一种爱好和放松啦,所以数学别杀我我还不想死。


不过这只是离开原因的一部分!

更多的是……

我要保持神秘感我要坚持我更看重的事(笑)

(梦想是当大学教授什么的……出自对历史的一份热爱啦…!不过生活也是蛮重要的哦?(并不,我其实有点功利))

所以其实是做自己热爱的事啦()


不管力

掌控我能掌控的

才是最重要的吧…?


总而言之,不会再来力

Cezść!

Cezść!


*波兰语的“你好”“再见”可以用同一个词

*再见

*或许……永远不见。

*Dziękuję

*谢谢

*game over…?







占了tag真的对不起!!

万分抱歉啊啊啊啊(原谅我吧……)



呃,大家都了解得差不多了是吧……

asd|adhd|抑郁症

这三种疾病()

(具体adhd以及asd情况可以看图片)

(仅供参考啊啊啊)

那在这里先做个对土哥的推文的理解性解释:

根据查到的消息,土哥在推里面“实施”后面的一连串的数字字母应该是在医院做的测试题(可能啊只是可能,我查到的是有这样的测试的()

然后,这个病肯定不是刚刚出现的,所以应该是自己觉得出现异常了才去看的

(我在说废话对不起)asd我觉得应该是先天性的,但很可能儿时没有达到诊断标准,成年之后因为各种原因加重了()

adhd成年人只有30%-40%能正常生活

我还是挺害怕这个的

而且adhd会逃避自己不喜欢的或是需要脑力活动的事物/工作(总觉得哪里细思极恐)

抑郁症我觉得……大家多少知道,不多加解释了()

都会有自罪心理,效率专注力等也会下降

我觉得肯定挺受折磨的。

这是置顶🔝

我是Sokoły./小行星坠落p/排球

(我在qq上叫排球所以还是加进来吧(?)


可以叫我猎鹰/sokoly/排球


不定期干点什么过激的事情

作曲废物

(就是这样,

要不然谁会用热情三作灵感来源啊(恼))

为什么叫小行星坠落p呢…?

其实和b站鬼畜有关。。


生活由音乐和书籍组成

非常容易因为这两种东西亢奋/悲伤

我没问题,我发疯一直可以的


真的要从人格分类了解我的话

intj-t/5w4/458

希望可以帮到你


长期驻足术力口/西音史/果泥

(最近可能去三体/LM发癫())

肖邦激推 有些过激的精波

土厨/偶尔的土学家


偶尔会想起来波兰语老本行

可能唱歌,但难听到家

可能编曲/画画/写文/发疯()


我一般没有置顶里的文字这么冷漠生硬

非常欢迎米娜桑来找我玩:

q:3452277603

(我不是很主动的人…但是真的希望来找我)





最近想好好练电吉他

先死一会儿

(弄个《小石潭记》的曲子给大家听!

(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其实我只是存个档对不起大家(听我唱歌吧!(虽然很难听就是了(我的本性不是这样的!)

雪【极恶熊无差】

极恶熊无差!!!不分左右!!!(当友情向也可以啦)

4k+

冬日的纯甜文

文笔很烂,不要打我

okej?let's go!!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急促的闹钟让maretu从昨晚朦胧不安的梦中惊醒。“6:30…?”他从床头拿起手表看了看,轻轻合了眼,长吐了一口气:“罕见地熟睡了一次呢……”定了定神,他翻身坐起,向窗外一望:“啊,下雪了。”无精打采的铅色的天空,四周白皑皑的一片,隐约的见得片片极粗大的雪花迷茫地四处飘荡,一副惘然若失的景象——但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别人看到这样的大雪肯定是无比惊喜的吧——毕竟在日本东部的冬日下如此大的雪可算是一大奇事,就算是自幼生活在这里的maretu也鲜少见过这般的鹅毛大雪。

maretu静静地凝望着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心底不知怎的飘出一丝淡漠的情感。于是,maretu机械地床上爬起,准备把手机从桌上的充电器上拔下来。突然,手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日历-12月25日-社团活动-练琴”

“啊,圣诞节吗…今天还要去社团练吉他。”maretu瞥了一眼手机,脑海中逐渐浮现出自己前几日对かいりきベア作出承诺时的情景:

橘红而炽热的夕阳沿着西边的山坡落下,余晖照在那人的脸上,显得格外耀眼。“maretuさん,这次周末的训练,去不去呢?” 绚丽的晚霞缓缓地变幻着色彩,maretu望着晚霞和那人的笑容,几乎有些发昏。他不记得那天是如何回答的,但日程表的重要提示却已默默地被自己设置成功了。

正当maretu准备打起精神收拾东西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桌角放着一个金色的盒子,上面打了一个很不修边幅的蝴蝶结。“这是…?”maretu抱着几乎是渴望而惊喜的心情打开了透明的盖子——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20块费列罗巧克力。maretu看着这20块金灿灿的巧克力,眼皮却微微垂了下去,伪装出的“渴望而惊喜”的心情也渐渐被包着巧克力的耀眼的锡箔刺穿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圣诞老人的礼物,这仅仅是maretu为了自欺欺人而买的巧克力——所谓“圣诞礼物”罢了,事情就是这样。

maretu眼神逐渐变得空洞,他机械地将巧克力的盒子装到自己的包里,缓缓拉上了拉链。看清这盒巧克力所代表的罪恶的一切后,maretu就丧失了吃早饭的心思——“反正平时也很少吃早饭,再少这一顿也无所谓吧,就当节食了。”他这样想到。

maretu穿上自己衣柜里仅有的几件冬日的衣服,背上吉他包,口袋里揣好了地铁票,脚蹬上一双与裤子几乎融为一体的黑色运动鞋,便离开了家。

洁白的雪花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将世间万物用纯白无瑕的雪被遮盖。maretu穿了一身的黑衣,与这个洁白的世界格格不入。他十分平静的走在路上,但在心里却暗暗踹了一脚地上的积雪:在这个时刻,maretu觉得自己就像是这纯白的世界中的一道污渍,是被所有人和所有事物侧目的一种罪恶。在去往地铁口的路上,maretu一边在心中厌恶自己,一边暗暗地诅咒着迎面扑在脸上,糊住视线的冰冷的雪片,以及旁边公交车刹车时刺耳的声音。但渐渐地,不知怎的,他似乎又有些享受寒风扑面而来时那种如刀割般的快感了。“人是多么矛盾的个体啊……”他苦笑着想到,心中不免有些空落落的。

maretu在风雪交加中行走了15分钟,走进了地铁站。本以为自己可以与烦闷的心情告一段落,有一点喘息的机会,但瞬间,maretu就被不断流动着的人群淹没了。他顿住了脚步,默默地望向周边的人群,无意识地观察着他们:所有人都无一例外的,急匆匆的走着,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虽然他们大多都穿着工作服似的深色衣服,在色彩上与maretu融为一体,但maretu却愈发觉得自己格格不入了:身边的大家都在努力的工作着,但自己却几乎是丧气地,迷茫的,呆滞的在这里站着,不知所措。maretu埋着头,大步走向检票口,想借此掩埋自己空虚寂寞的生活状态,最好是让自己也相信“我是充实的,我是快乐而积极的”这样美好却又不切实际的鬼话。

终于上了地铁,maretu却根本找不到一处落脚的地方。于是他索性直接靠着扶杆,闭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最好是把那盒巧克力以及后面发生的一切,想到的一切都忘却。但这小憩却根本持续不了多久,maretu不断的被到站的提示音惊醒,然后几乎是神经质地查看自己有没有坐过站,一来二去,maretu不但没有忘那些烦心事,反倒觉得他们在自己的脑海里更加深刻,挥之不去,无法忘却了。

maretu难以入眠,便开始百无聊赖地翻弄自己的手机。刚点开熟悉的小蓝鸟软件,几条消息便映入眼帘:“maretuさん

,今天还来社团练琴吗?”是かいりきベアさん。“好多朋友今天凌晨说雪下的太大,就不来了QAQ”“但是maretuさん好像都是坐地铁往返,所以一定会来的吧?”

“一定会来的吧…?”maretu的双眼似乎被粘在了这行字上,久久不肯移走目光。maretu不知道该回些什么,想了想,只得回了一句:“嗯,一会就到。”

下了地铁,maretu便不自觉加快了脚步。“离约定的时间还有10min,但离练琴的地方还有好几百米……”maretu看了看手表,小步快跑了起来。虽然冰冷的雪花还是不断的扑在脸上,但maretu却没有清早时的那种阴沉心境了,他只是在纯粹地奔跑,不断呼出白色的雾气,感受着寒风呼啸着侧耳而过,琴包不断轻击身体所带给他的那种奇妙的愉快之感。

跑着跑着,maretu停下了脚步。“终于到了……”“现在是……7:55,没有迟到真是太好了。”maretu一边想着,一边气喘吁吁地走进了琴房。琴房里传来了柔和的吉他声,“ベアさん这么早就来练琴了吗?!”他沿着吉他声走过去,看见かいりき停下手中的吉他,向他招手。

早上好,maretuさん!”

“早上好,ベアさん。”

“ベアさん来得好早啊。”

“唉?没有没有啦!我家就住在琴房的对面,步行15分钟就能过来的啦……话说maretuさん家住的很远吗?总觉得maretuさん每天起的很早,但到这里却要花好长时间……”

“……嗯,不算近吧,要坐差不多40分钟的地铁才能到。”

“啊……这么远的吗?!那maretuさん岂不是来训练的时候半天都要耗费在地铁上了?!”

“还好吧,毕竟能和大家一起弹吉他,挺好的……”maretu的声音渐渐弱下去。

“嗯,是啊……”

接着是一阵寂静。

“啊对了,话说今天是圣诞节啊!maretuさん准备怎么度过呢?”かいりきベア为了活跃气氛,随口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但maretu经かいりきベア这么一提,他便突然想到自己早上塞进包里的那一盒巧克力。maretu迅速地把自己的包打开,然后在里面不断的翻找,最后急慌慌拿出一个盒子,费力地将盖子打开,非常郑重其事地把它递给かいりきベア。

“ベ,ベアさん,这是圣……圣诞老人的礼物,那个,如果不嫌弃的话,把巧克力收下吧!!”maretu想了想,还是把“圣诞老人的礼物”这几个字说了出来。

かいりきベア被maretu的行为吓了一跳,他看着眼前在给他鞠躬的maretu,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maretuさん……啊,额,圣诞快乐啦…!谢谢你的好意,我…我会收下这份来自圣诞老人的礼物的!非常感谢maretuさん!”

maretu将紧闭的眼睛睁开,看到的是かいりきベア真挚的笑容。“maretuさん送的圣诞礼物……我一定要好好保存啊!”雪日的太阳不知何时从阴云后面浮现出来,照射在かいりきベア蓝白色的卫衣上,显得格外温暖,格外耀眼。

“啊……maretuさん的圣诞礼物让今天又有了动力呢!那么,我们开始练琴吧!”

maretu看着这样具有活力的かいりきベア,不禁感到一丝暖流从心底流过。

紧接着的,便是温和但又不失力量的吉他合奏声。かいりきベア很喜欢和maretu一起进行吉他合奏。他常常觉得自己弹出的吉他没有maretu那么帅气,maretu虽然并非是科班出身,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在他演奏的吉他里,总能听出一种不被束缚的自由洒脱的气质。不过,かいりきベア觉得自己真正喜欢maretu的音乐的原因并不是因为maretu的个人曲风,不是因为他所创造出的曲调,或是调教出的音色,而是因为他是maretu,正是因为他是maretuさん,所以才能创作出这样帅气而自由的音乐。

かいりきベア望着彻底沉浸在吉他中的maretu,不禁觉得有些羡慕。

几曲终了, maretu停下了手中的吉他。他认真的看着かいりきベア,顿了顿,缓缓开口说:“我对ベアさん真的不胜感激……和ベアさん一起弹吉他很开心,也很感谢以往一直包容了我很多措辞不当的言语……总之,非常感谢……” “哎?没有啦……我也很感谢maretuさん!大冬天的和我一起出来练习吉他,maretuさん的音乐很优秀……我,我很喜欢和maretuさん在一起!” かいりきベア本是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回应眼前来自maretu莫名其妙的道谢,但那些话就像是预备好了一样,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说完后,かいりきベア双颊绯红,连忙把头转向窗户的方向来掩饰自己。maretu有些惊讶,但瞬间就化为一种感动,他笑了笑,低下头,小声说到:“真的万分感谢……”かいりきベア只顾望着窗外的积雪,全然没有听到maretu的话。

 

又练了一会儿,かいりきベア觉得有些口渴,便在包里寻找自己的水杯。但反复翻找之后,水杯没找到,只找到两包不知何时放进来的牛奶。

“呼……幸好还没过期。大概是哪天没吃早餐的时候带的吧……”

说着,かいりきベア取下了牛奶的吸管。

“maretuさん要来一杯吗?”

“啊……”maretu有些不知所措。

“嘛,又没有毒,maretuさん就把它喝了吧!”

那杯牛奶就这样到了maretu的手中。

两个人趴在窗台上,喝着牛奶,静静地看着片片雪花从铅色的空中飘落。

在这个雪的世界,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打搅那份独有的,纯粹的宁静。

 

看腻了雪,かいりきベア便开始悄悄地观察看雪看的正入神的maretu。“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かいりきベア忘记了自己还未松开嘴中的吸管,直接开始对maretu“说话”。

“?”maretu用诧异的眼光看了一眼かいりきベア,かいりきベア才发觉自己干了什么离谱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怎么这么好笑好离谱啊啊我怎么这样对maretuさん说了话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虽然但是真的很好笑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かいりきベア在脑内如是想到。但他依然拼命忍住笑意,对maretu说:“对不起maretuさん!!我刚才想问的其实是‘maretuさん很喜欢雪吗?’这样的问题,冒犯到了真的很抱歉!!”

“啊……想想也不是,只是觉得雪的纯粹与洁白和自己格格不入,所以才痴迷于雪的美吧。”

“……”

“毕竟人总是追逐着与自己相反的一面,不是吗?”

 

两个人相视无言,只有窗外不断飘落的雪花提醒着他们时间的流逝。

哎?时间到了呢……今天上午过得很快呢……啊,对了!非常感谢maretuさん的圣诞礼物!和maretuさん一起看雪真的很开心,以后……也一起来弹吉他看雪吧!”かいりきベア笑着说。

“ベアさん,其实,那盒巧克力不是圣诞老人的礼物,只是我用来自欺欺人的技柄罢了……非常抱歉……”

“哎?没有关系的啦!既然是maretuさん自己买的礼物,那么,maretuさん就是圣诞老人啦!况且,只要是maretuさん的礼物,我都会好好保存的w!”

“真的,非常感谢……”

 

两人一同走出琴房的门,かいりきベア住的地方和地铁站的方向正相反,两人就在门前分别了。maretu独自向着地铁站走,寒风和雪片扑在脸上,到觉得很爽快。铅色的天空,和屋宇和街道都织在密雪的纯白而不定的罗网里。


期待已久的电吉他哒!!



p2弹电吉他前(拍了右手作参考)

p3弹电吉他后

但是摁弦确实不怎么疼

爬格子也不是很难(…?


准备好好练练()


我将拥有第一把电吉他!(笑)

(阴暗的爬行)(阴暗的爬行)(阴暗的爬行)

happy new year!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新年快乐


其实是小短漫哒!


第一次给土扎了个辫子すみません



Q:感觉猎鹰桑土含量超标()

啊啊……一直都这样,发了新歌尤为激动…?



(btw编曲学废了,我上次做的那首被我顺手删了我…现在觉得这真不是个容易逝(所以我决定先从小调调性学起(反正肯定会有废掉的一天(p们太辛苦了呜呜(

(第一次画kikuo…